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页 > 体育新闻 >

23岁研三学生校内坠亡 事发前曾告诉家人“在实验室压力太大”

2022-05-14 15:5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在六楼走廊徘徊了许久后,汪楠(化名)走进实验室旁的更衣室,从窗台坠楼身亡。

  23岁的汪楠,是延安大学应用化学专业2019级研究生。2020年上半年,他被导师交流到西北大学化学与材料科学学院进行学习和课题研究。

  汪楠的父亲汪海(化名)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儿子出事前曾给家人打电话,称实验室任务没完成多次遭到导师批评,并表达了想放弃学业回家的愿望。

  家人本以为在大家的安慰下,汪楠能够坚持到研究生毕业。然而,10月22日下午2时许,汪楠还是选择从六楼一跃而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在从陕北延安绥德县老家去往乌鲁木齐的火车上,汪海接到了派出所打来的电话。

  “他们说我孩子坠楼了,我以为他们是骗子,就把电线分,第一次接到派出所的电话,汪海第一感觉是“不可能”。因为他了解,儿子汪楠是一个非常乐观、积极向上的人,“不可能干出这种事”。

  直到派出所民警打来第二个电话,不肯相信事实的汪海才让民警加上了他的微信号,通过远程视频看到了趴在草地上的儿子。汪海马上给在西安生活的外甥和小儿子打电话,让他们赶紧去现场。

  22日下午15时,汪海的小儿子许抵达派出所时,汪楠的遗体已经被送至了太平间。

  这几年,每年秋收过后,汪海都会到乌鲁木齐下井去做煤矿工人,补贴家用。这一次,22日抵达乌鲁木齐后,汪海片刻没有停留,马上买了机票飞成都,然后又乘坐火车在23日早晨9点抵达西安。

  当天,汪海来到儿子出事的实验室大楼脚下,看到事发地点还有部分警戒线。在草地上,汪海可以看到被砸出的坑洼,一旁还遗留了一双一次性的蓝色医用手套。

  汪楠的家人介绍,视频镜头对准的是楼道的地面。在几分钟的画面中,只看到一双脚从实验室出来,从楼道走到厕所方向,一会又走回来进入了休息室。数十分钟后,大楼外的监控拍到了一个黑影从楼上落下。

  坠楼之前几天,汪楠曾给家里每个人都打了一通电线号早上联系我,问我在忙啥。”汪海回忆,当时汪楠突然打来电话说有事情要商量,紧接着告诉他,“想回来了,不想读书了。”

  “跟女朋友吵架了?还是同学之间有冲突?还是没钱了?”汪海关心地问儿子,儿子则回复没有其它原因,只是因为每天在实验室压力太大。

  汪楠告诉父亲,在实验室经常被导师批评:“别人都能做成,你怎么做了一两年了还做不成?”当时,汪海还安慰儿子,被老师批评很正常,还有半年就毕业了,拿到毕业证就好了。儿子一再在电话里说实在是念不下去了,只想回家,或者出去打工。

  当天,汪楠给妈妈、表姐和弟弟都分别打了电话,诉说了他的苦闷。住在西安的表姐还劝他来家里住一段时间,放松一下,再回学校。没想到这一个电话之后,汪楠的电话再也无法接通。

  “汪楠,你回回我好不好,你不要再藏起来了。”汪楠离开好几天了,女朋友杨璐(化名)却还忍不住一直给他发信息。

  从2016年在延安大学西安创新学院相识到现在,两人在一起已经五年了。杨璐还依稀记得刚见到汪楠时,那个阳光开朗的学生会学习部部长的形象。

  五年中,每次听杨璐说话,汪楠都会把头低下来;生活中对杨璐的照顾也是事无巨细。“他对他的同学、朋友、学弟学妹都非常好,平时跟别人相处也特别照顾别人的感受。”杨璐说。

  只是汪楠到了西北大学之后,杨璐感觉到他特别忙。每周除了周日休息一天,汪楠其它时间全部扑在实验室,晚上到10点以后两人才有时间视频聊天。这期间,汪楠还经常跟杨璐讲到实验室不是很顺利。

  10月19日晚上,两人视频聊天时,汪楠突然问:“如果我延迟毕业一年,你还会等我吗?”杨璐没有想太多,回复道:“我当然会呀!”

  22日16时46分,杨璐接到了汪楠家人打来的电话,汪楠没了。坠楼的那一天,汪楠穿着和杨璐一起买的那双情侣鞋。这双鞋刚买不久,杨璐的那双还没来得及穿。

  汪海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在延安大学研究生院学习的第二年,汪楠被导师吕某安排到西北大学进行交流学习,开始计划交流两个月。两个月结束后,汪楠要求返回院校,导师却不同意,他就在西北大学坚持了一年多时间。

  另外,家属提供的一份汪楠在西北大学课题组的导师陈某的说明称,当年,汪楠同学的硕士课题确定为含能材料的制备、催化燃料性能研究。因为延安大学缺少基本的实验条件,汪楠表达了去实验室学习参观的愿望。“在参观实验室之后,汪楠主动向导师申请到西北大学学习并研究相关课题。”

  这份说明称,经过吕某的主导和陈某的配合下,汪楠较为顺利地开展了含能材料的制备研究工作,相关研究成果已经整理成文,即将投稿。“取得的研究成果已经达到了西北大学化学与材料科学学院学术硕士的毕业水平。”

  不过,对于陈某和汪楠之间的关系、陈某是否受到导师的压力等情况,这份文字并没有说明。

  28日中午,西北大学化材学院一位李姓院长接受极目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已经配合家属了解情况,警方正在进行调查。对于是否存在导师过度压榨学生的行为,这位院长称据他们调查了解,“这个情况是不存在的。”